所在位置: 首页 >>社会责任认证考验中国出口企业

社会责任认证考验中国出口企业


5 月 1 日起强制推广社会责任认证标准( SA8000 )的传言,一度在东南沿海的出口企业中引起震动,虽然这个传言已被证明不实,但由 SA8000 所引发的讨论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有评论认为,如果说 ISO9000 标准针对的是产品质量、 ISO14000 标准针对的是环境质量的话,那么 SA8000 标准关注的就是工人的生存质量。也有评论认为, SA8000 作为一个事实上的劳工标准,是发达国家继反倾销、环保标准之后,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又一个贸易壁垒

SA8000 冲击波

5 月 28 日,早上 8 点的上班时间刚过,刘开明一行四人就来到了广州郊外一家生产纺织品的台资工厂。和往常一样,事前他们没有向厂方打招呼。

   在闷热的制衣车间里,一名 30 岁左右的孕妇吸引了刘开明的目光,孕妇的背后放着一台电风扇。

“ 怀孕几个月了? ” 在工业缝纫机的咔嚓声中,刘开明大声问道。

“7 个月。 ”

“ 每天工作多久?要加班吗? ”“ 早 8 点打卡, 12 点吃中饭,下午从 1 点半工作到 5 点半,晚上 6 点半到 8 点半加班两小时。 ”

“ 有产假吗? ”

“ 厂里给 3 个月假,带薪的。 ”

“ 厂里伙食怎么样? ”“ 还不错,中午有四菜一汤,两个肉菜。 ”

“ 每个月能挣多少钱? ”

“ 三年前刚来的时候 500 多块,现在能有 800 多块。 ”

   这位名叫杨美莲、来自湖北孝感的女工显然已经习惯于这样的询问,她一边熟练的定线、加标签,一边语速飞快地回答。

   杨美莲对自己的状况挺满意。 “ 和我一道出来的姐妹在别的厂干,好多都干的比我多,挣的比我少。 ”

   刘开明笑着点点头,这是一个让他满意的回答。

   离开车间,一行四人又奔向工人的食堂和宿舍,并且不时停下来与工人交谈。

   这是一家有十年历史和近 900 工人的台资工厂,是迪斯尼、锐步等世界著名品牌的供应商,工厂车间、食堂门口的墙上,贴着几十张各跨国公司的生产守则。

“ 我们一年要接待几十次这样的审核,多的时候一个月五六次。 ” 厂里一位陪同的女经理说。

   刘开明进行的审核是所有审核中影响最大的,最为下订单的跨国公司所看重,也最受接单的中国企业重视。

39 岁的深圳当代观察研究所负责人刘开明博士从 1998 年开始关注中国劳工保护状况, 2002 年应 SAI 邀请成为 SAI 的董事会成员,是 SA8000 顾问委员会惟一的亚洲籍顾问。

SA8000 是一个简称,指由美国非政府组织 “ 社会责任国际 ” ( SAI )于 1997 年 10 月发布的企业社会责任国际标准认证 ———Social Accountability8000 。

SA8000 是全球第一个针对企业的社会责任认证标准,其宗旨是 “ 赋予市场经济以人道主义 ” 。 SA8000 试图通过在企业采购活动中附加道德标准来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该标准对企业在九个方面做出了规范性要求:童工、强迫劳动、健康与安全、结社自由和集体谈判权、歧视、惩戒性措施、工作时间、工资报酬、管理系统。

   有评论认为,如果说 ISO9000 标准针对的是产品的质量、 ISO14000 标准针对的是环境质量的话,那么 SA8000 标准关注的就是员工的生存质量。

   在欧美发达国家中, SA8000 标准已经成为社会公认的企业行为准则。近年来,在欧美国内舆论和非政府组织的压力下,跨国公司纷纷以 SA8000 为蓝本制定自己的企业社会责任守则,并要求发展中国家的供货商严格遵守,否则便撤销订单。

   而近期中华全国总工会对广东省外资企业的一项调查显示:有 1 / 4 以上的员工不能按时领取工资,近一半的人被迫每天工作 8 小时以上;约 62 %的人一周工作 7 天, 1 / 5 的人曾受到身体或精神上的骚扰,半数以上工人的收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2002 年,深圳一家有 4 间工厂、近 8000 名工人的玩具公司因跨国公司取消订单而被迫关闭,原因就是该公司被确认工资偏低,工时超长,工人劳动条件恶劣。

   这件事情轰动了东南沿海的出口加工型企业,他们再也不敢对 SA8000 这样的社会责任认证掉以轻心。

   今年年初,国内媒体报出欧美国家将自 5 月 1 日起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强制推广 SA8000 认证的消息。消息称:多半跨国公司表示, SA8000 标准强制推广后,将重新与中国企业签订采购合同。

   该消息在东南沿海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时间,关于 SA8000 的培训和讲座如雨后春笋。

“ 我们的检查结果就意味着他们的订单,他们(出口企业)对我们比对很多政府部门还客气。 ” 刘开明说。

5 月 28 日中午,在完成对广州郊外那家台资工厂的检查后,刘开明拿给记者两份报告,一份是去年 7 月该工厂给当地人大视察的报告,只有 4 页;另一份是工厂给一家跨国公司送审报告,长达 30 多页,工资分配、工时组成等每一个条目都详细列出,旁边还注有 “ 好、一般、差 ” 的等级评定。

SA8000 的缘由

   虽然年初关于 SA8000 强制推广的传闻后来被证明不实,许多企业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回去,但业内专家指出, SA8000 迟早会转化为如 ISO9000 、 ISO14000 那样的国际性标准,通过 SA8000 认证将是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又一门必修课,对国内企业而言,这堂课早补比晚补好。

   陪同刘开明检查的台资工厂女经理表情复杂地说: “ 我们是半边欢喜半边忧,一方面希望跨国公司来检查,因为这意味着有获得订单的机会,另一方面又担心检查不合格被退单,毕竟以我们的现状,考虑到成本支出,要完全达到他们的标准还有一些难度。 ”

   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化正在将中国定格为制造基地、世界加工厂,作为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企业,国内厂家处于国际贸易链条的末端,利润空间本已十分有限。作为被选择的对象,同质化竞争的国内企业又难以就利润分配与跨国公司讨价还价,因此向下压缩工资福利就成为国内资方的必然选择。

   但是,越来越严格的企业社会责任认证正在迫使国内企业提高工人的福利水平,而因此提高产品价格却不大现实,对于像沃尔玛这样奉行 “ 低价、再低价 ” 采购原则的跨国公司而言,几分钱的差价就会撤单,何谈提价?

   然而,沃尔玛对社会责任的审查又是最严格的,沃尔玛中国公司副总裁李成杰告诉记者,沃尔玛对供应商的检查平均每周超过 300 次,每年检查次数会达到几千次。对于严重违反相关规定的供应商,沃尔玛会解除与他们的合作。

   今年 2 月以来,《华盛顿邮报》、《 21 世纪经济报道》、《中国新闻周刊》等中外媒体相继发表了指责沃尔玛在华血汗采购的报道,《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更是引发了部分美国消费者对沃尔玛的抵制。自那以后,沃尔玛对供应商的审核更加严格了。

“ 跨国公司不会真正关心中国的工人状况, ” 刘开明说, “ 他们也不会因为你改善了工人条件就提高订单价格。他们只是不希望供应商给自己惹事,不希望自己的企业形象受损,不希望因血汗采购而失去本土市场的消费者 ” 。

   西方国家的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兴起于 1980 年代,其背景是劳工运动、人权运动、消费者运动、环保运动的高涨。

1990 年代中期,美国等西方国家掀起了 “ 反血汗工厂 ” 运动,这场由大学生发起的运动很快扩散到劳工组织、人权组织、女权组织和消费者团体。这些 NGO 们要求跨国公司清洁其供应链,所提供的产品不得包含 “ 血汗 ” 成分。其结果是跨国公司们开始参照 NGO 提出的标准制定生产守则,并且向发展中国家推广。其中, SA8000 标准是最具影响的参照系。

“ 我们别无选择,技术和市场掌握在别人手里,我们没有议价权。要么接受,要么面临被停单或退单的风险。 ” 广州博冠( BOSMA )电子有限公司进出口部经理张鹏对记者说。

   随着越南、柬埔寨等劳动力更为廉价的国家加入对劳动密集型的争夺,中国企业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这些后发国家先于中国推广企业社会责任标准,而跨国公司当然优先选择 “ 合情合理合法 ” 的供应商。

   截至 2003 年 9 月 30 日,我国仅有 45 家企业通过了 SA8000 的认证,但是,申请认证的企业正在成倍的增长。除了别无选择之外,国内企业也认识到, SA8000 固然会增加企业成本,但获得的好处也是明显的。

   位于深圳龙岗的美固国际有限公司平湖电子厂(以下简称美固电子)在 2003 年通过了 SA8000 认证,这使它免去了很多重复审核, “ 总的效率也增加了 1 % —2 % ” 。

   这家规模在 1200 人左右的港资工厂主要做车船的制冷设备,客户都是欧美日的知名汽车厂商。通过认证前,几乎每家客户每年都要来审核几次,内容却大同小异。

“ 通过 SA8000 认证就像拿到了本科文凭, ” 美固电子认证部的柯经理说, “ 市场竞争不厉害的时候,一个大专文凭,比如好的产品质量就够了;现在市场竞争厉害了,我们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做到位,无疑增加了一个竞争砝码。 ”

“SA8000 就像一支发令枪,它迫使我们更从企业自身寻找原因,寻求真正发展的手段 ” 。

SA8000 比《劳动法》更有效?

   令人困惑的是,在对比了 SA8000 和国内《劳动法》的相关条款后,记者发现两者的内容大致相同, SA8000 的很多规定甚至低于我国《劳动法》的条款(参见图表)。

   比如,在工作时间方面, SA8000 规定员工一个星期的工作时间不超过 48 小时,《劳动法》规定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 44 小时; SA8000 规定在任何情况下每个员工每周加班不得超过 12 个小时(合每月 48 小时),而我国《劳动法》规定每月不得超过 36 小时。

   为什么一个 “ 自愿的生产守则 ” 、一个低于我国劳动法规的标准,却让如此众多的国内企业忧心忡忡?

   就此疑问,记者致电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新闻处和法制司,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都表示没有听说过 SA8000 。

   中国已经是 WTO 的正式成员,这意味着中国必须遵守 WTO 的规则,而从近两轮的 WTO 谈判来看,发达国家将劳工标准引入 WTO 规则体系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1996 年和 1999 在新加坡和西雅图的两次 WTO 部长级会议上,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都坚持建立统一的核心劳工标准。他们认为,由于各国工人工资水平、工作时间、工作安全条件、劳动环境等条件的差异,使得劳工标准低的国家在国际贸易中拥有 “ 不平等 ” 的优势,造成对劳工标准高的国家的 “ 社会倾销 ” ,这实际上是一种不平等竞争。发达国家贸易谈判代表威胁说,要将不符合劳工标准国家生产的产品排除在欧美市场之外。

   发展中国家并不反对提高劳工标准,但认为不可能在现阶段建立统一标准,因为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各个领域都存在相当大的差距,这种差距只能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逐渐缩小。相对发达国家的技术、资金优势,发展中国家的竞争手段十分有限,劳动力成本低是最重要的优势之一,迅速提高劳工标准必将增加企业成本,削弱竞争能力,导致发展中国家对外贸易的萎缩与停滞。因此,发达国家的劳工标准实质就是变相的贸易壁垒。

   记者查阅了美国国务院前国际劳工事务特别代表关于劳工标准的演讲,发现内容和 SA8000 标准大致相同。记者致电商务部新闻处,被告知商务部正在讨论 SA8000 问题,在没有形成方案之前不便表态。

   据了解,原外经贸部自 2001 年就开始关注企业社会责任问题,今年 5 月底,商务部公平贸易局专门小组曾到深圳进行企业社会责任考察。考察组负责人认为,依照中国目前的国情,全面实施企业社会责任标准还为时尚早,政府坚决反对将国际贸易和劳工标准挂钩。但这是一个趋势,国内企业应该按照国内法规和 SA8000 标准逐渐规范起来,对此政府也会给予支持。

 
     

 

2004 © 北京高科圣德认证咨询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 五星网络 010-82252782